小流君

想起之前看到的一个美团上的评论,说出家人不能吃藕,因为吃了的话,菩萨坐的莲花座就没了╮(╯▽╰)╭,且不说这个观点对错与否,不吃藕的原因难道不是   吃藕,丑   吗【×.

睡不着,翻着p3的广播玩,却意外的听到了那个七年前狂热的爱着的栏目,真是狂热的爱,是每天困得要死也要把它听完的喜爱,是中考前的晚上也要熬夜熬夜到凌晨两点的狂热。然而不知为何突然就不听了,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,年少时的感情总是那么仓促,不知所起,也无所谓结局。
七年的时间啊,足够一个人从少年到成年,从青涩到成熟,从壮年到衰老,从鲜活到死亡。足够抹去一切喜怒哀乐,风花雪月,熟悉陌生。
可它居然还在,可它依然还在。
于是或许真的有什么东西,足以对抗最无情的时间。
那也是值得期待的。

渣字捂脸(>﹏<)
天保九如,祝东哥生日快乐~\(≧▽≦)/~

隨筆

圈子這種東西,我可能是一直都不喜歡的,就好像什麼東西只要火起來,就一定會經歷無窮無盡的撕,直到大家都無力為止,世皆如此。

大知閒閒,小知間間。大言炎炎。小炎詹詹。

旦暮得此,其所由以生乎!

只是一點最近的感慨,與其他無關。


凡有業結,無非因集

給離開的太太們

有緣再見


今宵眼底,明朝心上,後日眉頭。